欢迎来到深圳欧航平面设计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这不是电影!N号房事件6大疑团:男权社会下的韩国还会好吗?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06 11:12点击:

近日韩国爆发的N号房犯罪案件激起公愤,在以郑容和、惠利、朴灿烈等韩星代表的百名韩国民众联署请愿下,警方决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之一赵某的照片,个人详细资料后续也会被曝光。

在韩国疫情还未得到有效控制的当下,N号房案件震惊韩国内外,利用网络通讯软件实施威胁未成年少女xing犯罪的恶劣事件令人毛骨悚然,简直比电影还像电影!无法想象,在2020年的今天,还有无知的女性活在“人间炼狱”,真实的《熔炉》。

关于N号房犯罪手法的始末,最近网络上有特别详细的报道,外网翻译过来的施暴细节令人不忍直视。更加可怕的是,目前追查到8间犯案聊天室,共涉及26万付费会员。此恶劣事件发酵近两年,站内会员围观犯罪现场竟无人报案,案犯近日才被追查。期间近百名女子受害,其中不乏未成年人,最小的才25个月,最大的30+。

N号房中,收费最高、手段最残忍的8号房也称“博士房”管理员——赵柱彬(音译)近日被抓获,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对他的讨伐。关于此案本身,除了愤怒,还有更多的疑问:

据警方透露,N号房共有3名主要管理员,现缉拿归案成为众矢之的的赵某,出生于1995年,今年才25岁。大学毕业刚刚两年,在校期间成绩优异,还是校刊的主编,性格内向安静,而且还是一个热衷公益的青年。

What?赵某资料一经曝光,不少网友表示诧异。这不是人格分裂吗?不免让人联想到早年河正宇主演的电影《追击者》。影片中河正宇饰演的就是一个外表害羞老实的宅男,实际上是用凶残手段杀害女性、把JC玩弄于股掌的连环杀手。

一个前途本可以光明顺利的优秀大学生,为什么要做出如此卑劣可怕的行径?他对于女性的仇恨歧视来源于何处?什么样的家庭环境和成长背景造就了如此B态的人格?是单单为了钱财吗?他有什么心理疾病吗?

虽然警方日前已抓获罪犯100多名,其中主要管理员ID博士赵某和ID守望者全某都已归案,但最初的创建者godgod依然在逃。如果没有他当初发起这个罪恶的聊天室,就不会有后面的愈演愈烈,致使无辜女性陷入危险。全某为一名38岁普通公司职员,自2019年4月至9月,透过通讯软件Telegram共享非法xing虐影片,并收取费用营利,总计共散播了11404件影片、图片,其中更有107件的主角是未成年儿童。

韩国总人口5100万,男性占比49%,除去老人小孩,26万的聊天室注册会员,意味着每4个韩国成年男子就有一名围观的“施暴者”。由于存在多人可共享一个账号的可能性,N号房的“观众”也许人数不计其数,也许就在你我身边,也许就是受害者的父亲、哥哥、朋友。韩国大概有26万辆出租车,你能看到的韩国大街上出租车的频率,就代表N号房会员有多少,细思极恐。

有求才有应,每一个怀有猎奇之心的“偷窥者”都是“杀人凶手”。到底有多少韩国男性曾目睹、参与过这些惨无人道的虐待恶行,数字之庞大可能我们永远得不到答案。

新闻曝出后,虽然有很多艺人挺身而出,为受害者发声,呼吁严惩罪犯。但网络上不乏一些男权主义爆棚的无知无耻男性声称观看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视频中的女孩。社会舆论对于公开会员信息,一并严惩的呼声不绝,有一名会员他声称“xing欲是每个男人的需求,只看过一次会受罚吗?消息会公布到学校吗?我真的很努力才当上小学老师,不良记录能消除吗?”

看到这些为自己开解的丑恶嘴脸,真的是让人三观尽碎。N号房案件无关女权,这是犯罪!在现代文明社会,是对女性更何况是未成年人的侮辱和致命的伤害。面对这些毫无悔改之心的男性群体,不禁怀疑韩国病得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在N号房爆发之前,去年先后曝出李胜利事件与郑俊英事件。这两起案件均与诱X女性,拍摄并传播不法视频相关,至今还没有惩处定论。据说N号房管理员之一ID守望者全某在去年因非法经营网站被起诉期间,仍在聊天室上传非法视频。

这些犯罪分子明知故犯,丝毫不畏惧法律,更声称要效仿李胜利,“咱们也拍burning sun那种视频吧”。不仅韩国,这些泯灭人性,将女性的身体及生命安危踩在脚下的事件国内也有类似,利用高科技AI换脸制作S情影片非法传播,对女性施暴牟取钱财的犯罪案例不在少数。希望通过韩国这起N号房案件,能够唤起各国女性的重视,加强自身安全防范意识,避免悲剧产生。

加害者比受害者更加清楚施暴对她们产生的心理恐惧及精神摧残,很多女性不敢对父母说明情况,不敢向身边的人求助,更别提是报警。报警意味着公开,除了身体遭受的伤害,心理上的创伤可能会伴随一生。犯罪分子抓住这些女性的恐惧心理,长期恐吓威胁加精神控制,让这些涉世未深或误入歧途的女性真的沦为“奴隶”。案件公开后,社会上对于受害女性的舆论伤害再次对她们造成影响,连环打击让受害女性长期处于阴影当中,可能需要花费一生去治愈内心的创伤。

在韩国,法律规定非杀人案件凶手是不公开长相的。这次民众请愿公开犯罪人的资料,并将26万会员也公布与众。涉案的全某2019年9月因涉嫌经营非法网站、在公厕偷拍女性等行为遭到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逮捕,仅判刑3年半。

民众抗议,如果这次案件对犯罪分子轻叛的话,N号房可能无法根除。对于严重施暴者执行死刑的请愿呼声很高,希望韩国警方尽快将所有罪犯缉拿归案,早日给大众一个说法。希望每个女孩能够保护好自己,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不再陷入险境,不再受伤。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