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欧航平面设计有限公司

常见问题

国际社会如何破解病毒大流行难题?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16 10:19点击:

一个至今未见真面目的变异病毒,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国家和地区宣布“紧急状态”“特别事态”,实施“封城”“封国”,以阻遏新冠肺炎疫情,“城难”“国难”的哀号遍布全球各地,也由此引发了各种次生灾难。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说法,全球抗疫已进入到第4个半月。世界各国都在根据自己的国情与疫情展开搏斗,以期早日遏制疫情,重归正常。但疫情何时能够消除,尤其病毒何时能够被消灭,无人知晓。世界各地都在翘首盼望疫苗能早日面世,但疫苗能拯救一切吗?

疫情给整个世界造成了巨大危害。疫情之下经济贸易遭受沉重打击,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同时下沉,市场信心与市场行情双双下跌,GDP增长和就业率下滑惨不忍睹,实际只是这场危机的一个方面。疫情带来的其它危害还有很多,疫情之后有些创伤能够得到修复,但有些损失则将无法挽回。有些危害已经显现,有些危害未必已被察觉,但同样值得警惕。

疫情来袭,各国把主要的精力都集中于防控疫情,这是必须的。在人类与病毒进行坚决而又悲壮斗争的同时,其实也必须有“冷思考”,即我们怎样才能更加有效地与病毒作斗争,人类怎样才能防止病毒反复出现。

回顾历史,人类多次遭遇各种疾病的迫害。人类每次与病毒斗争,都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问题在于,在进行了如此悲壮的斗争,付出了如此惨烈的代价之后,人类是否真的长了记性,或者找到了更好地应对各种病毒的办法。

病毒在不断变幻形态与手段,而人类却除了遇到新病毒后加紧研发抗病毒的疫苗和药物外,依旧在沿用传统的防控隔离手段。因为各国国情不同,时代也大不一样,很多国家在COVID-19大流行面前,不是惊慌失措就是内部矛盾深重,不知如何是好。

此次疫情,暴露出人类在应对病毒方面的诸多弱点和漏洞。最大的问题是全球的公共卫生意识不强,很多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薄弱,几乎不堪一击。人们常说要以史为鉴,但从人类抗击病毒的历史看,似乎没有很好汲取教训。人类除了要敢于与病毒和疫情作斗争外,还应善于斗争,树立长久作战的意识。不能疫情一过,就认为万事大吉,思想意识松懈,让新的变异病毒钻空子。

首先,世界各国必须更加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从各种资料和报道看,在人类的历史演进中,所遭遇的病毒和疫情几乎都跟人与自然的关系发生病变有关。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3月31日在题为“狂妄的人类与坚韧的病毒”的评论中指出,一部人类历史也是一部病毒产生和传播的历史,一部人类和病毒较量对抗的历史。人们可以自信地预测这部历史永远不会终结,所不能预测的只是病毒和人类两者之间谁主沉浮的问题。

病毒的存在是客观事实,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病毒和人类建立关系则是与人类经济社会文化等活动所密切相关的。这就要求人们必须重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

这些年来,联合国、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世界各种环保组织,一直都在大声疾呼要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加强世界各国的环保,但实际又有多少行动,成效又如何,世界上有多少国家真正重视了人与自然的关系?

自100多年前西班牙大流感发生以来,世界经历了接连不断的大小战争,全球花在军事武器装备方面的钱已经无法计算,但在全球生态保护方面投入实在可怜。这些年来,世界上的民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和利己主义、保护主义思潮泛滥,但绿色环保主义似乎变得消沉了。全球每年都在召开各种峰会、论坛,主题大多是经济贸易和技术创新,国际性和区域性的绿色环保会议举行了多少?

在这两年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给人们印象非常深刻的是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她小小年纪,却不顾人们的耻笑和特朗普的讥讽,勇敢地呼吁人类要加强环保,遏制全球气候变暖,而很多权有钱有势的人却大多无动于衷,或者逢场作戏,他们高谈阔论的是世界经济贸易和产业链、价值链。在这样的世界大气候大背景下,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生态改善又怎么可能务实推进?人与生态的矛盾和问题处理不好,人类的苦难料将不断。

其次,人类的进步发展应该更加注重科学发展。世界各国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离不开贸易,离不开产业,但人类是否仅靠或偏重于经济贸易和产业就能平安地长久地生存发展,此次全球疫情大暴发给出了最好也是最严酷的答案。

自上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以来,世界相对平安无事了30年,许多国家的经济社会取得了快速发展,国际贸易也是大幅增长,全球的财富总量远远超过了冷战时期和“后冷战”年代的初期,但由此也造成了全球财富与贫富更加悬殊。

其实当今世界并非那么富有,非洲地区还有很多国家相当贫穷落后,即使在一些新兴经济体国家也存在着明显的贫富不均。疫情汹涌之下,非洲国家极其艰难困苦,如果世界上的落后国家不能遏制疫情的蔓延,这个世界将不会安全安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世卫组织官员都警告说,如果不能帮助这些贫困落后地区摆脱疫情的困境,则任何一国的抗疫胜利都无法避免世界陷入疫情的困扰。

应该说,微软创始人盖茨不仅是有善心的,也是有远见的。他不仅积极帮助非洲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在防止病毒方面也进行了前瞻性的预警、呼吁和大量投入。他呼吁各国政府把防止和应对新的病毒作为“优先事项”,及早开发并拥有应对新病毒的“备用诊断技术、深度的抗病毒库和早期预警系统”。

第三,要切实增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危机意识。不能说,国际上对此次疫情没有任何预警,从美欧一些研究机构、风险管理公司和情报机构最近的披露看,国际上是有不少对全球暴发新病毒的预测和预警的,但可惜被当局忽视或轻视了。

根本原因在于一些国家当局和领导人把经济贸易看得太重,而对人类可能遭遇一场新的大流行病则掉以轻心,甚至认为死一些人无所谓。很多人把暴发新的病毒危机,当作了1976年摄制的《卡桑德拉大桥》和2011年拍摄的电影《传染病》那样,认为“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其实再细细品味这两部影片,可以发现编剧对未来疫情的一些描述和预测,与此次全球遭遇的COVID-19病毒大流行是何等相似。也许不过是巧合,但这说明人类中不乏病毒大流行的危机意识。

这些年来,世界各国面对世界格局的大变化和全球政治经济风云的大变幻,其实都有很强的危机意识,也有各种应对危机的预案,但这些应对之策和危机预案恐怕主要针对了国际政治安全、经济安全、金融安全、贸易安全、社会安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军事安全、网络安全甚至太空安全,而并没有想到会再次发生全球的病毒疫情。

在此次疫情中,许多国家都遇到了法律障碍、制度障碍、社会意识障碍等造成的各种疫情防控障碍。因有效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兴起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机制中也无如何应对全球大流行病的机制,因而在此次疫情中发挥的作用并不大,当然这中间还有别的因素,但缺乏如何防范、应对类似COVID-19这样的大流行病的危机意识、应对方案和相应措施,不能说不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而欧盟等地区合作组织,同样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就整个国际社会而言,总体上严重缺乏如何防范和应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的体制机制和资金等各种保障,以致直到现在依然是各国各自为政、各自为战,力保自己太平,缺乏全球应有的统一决策部署和行动,连是否要戴口罩这样的事情都无法达成一致。

四是要注重建立国际常态和长效的防控病毒机制。没有这样的机制,及时研发疫苗、药物、防护用品和疫情检测、追踪体系等将是一句空话。目前疫情已经在全球蔓延,仅靠“封城封国”,只能暂时控制疫情的蔓延,难以从根本上消除病毒,这意味着有的国家和地区在暂时遏制疫情后,仍有第二波甚至第三波复发的可能。而只要任何一国或一地区疫情复发,则全球又将面临新的疫情危机。

人类不断战疫,使得病毒更加狡猾,人体抗病毒特别是抗新型病毒的能力会弱化。病毒不会停止异变,但人类往往在疫情过后就不再那么重视病毒的研究和针对病毒的研发,以致人类在新的病毒和疫情面前一次次陷入被动。

世界有很多的发明创造,特别是自互联网问世以来,世界各国尤其是主要大国的各种发明创造创新如雨后春笋一般,但难道人们没有发现它们主要是在科技和经贸领域吗?很多人似乎把病毒当作自然灾难来应对,以致被动应对的情况至今没有改变。

直到今天,人类研发出针对2002年、2003年SARS病毒的疫苗了吗?对艾滋病、寨卡病毒(Zika)或一系列新出现的病原体找到真正有效的抗击疫苗了吗?因为一些政府企业的短视和资本的趋利性质,造成了投入资金预防的意愿和研发新病毒疫苗的积极性大幅度减弱。

此次算是疫情闹大了,全球已有100多家医药研究机构和药企在或单独或联合开发疫苗,但最早也要一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面世。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在这一年或更长的时间里,谁能保证COVID-19不再变异?

人类必须汲取教训,国际社会应有机制性应对保障,不能遇到了疫情就研发疫苗和药物,没疫情无利可图又放下了。国际社会应该摒弃政治偏见和利己主义思维,以人类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首要,全力支持世卫组织有足够的资金用于常态性的抗病毒跟踪研究和应对。

日本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本庶佑日前在接受日经新闻采访时表示,虽然医学较20年前相比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出现了新的病毒后需要有新的应对手段。物理和化学在理论上确立了整体的形态,但是生命科学是依然存在很多未知的学问。传染病和癌症完全不同,传染病能传播,使感染者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加。而癌症的发病率几乎没什么变化,治愈率也是一样。关于癌症的医学知识在稳步积累。传染病研究必须和免疫学一起推进。仅仅关注病毒没有意义,同时还要探索与病毒抗争的人们的反应。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